程予

=予光

咕咕咕!

♪头像来自蠢得死@等我想好了 ♪


—淡圈,2019年6月后回之前的圈。
—等我高考完我要在fo我的人里抓一个人天天给ta写文。
—那么谁会这么不幸呢?

☆不一定回fo,取关随意☆
#喜欢悄悄视奸各位太太们#



2017.10月到现在,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18.8.30
我嗑爆承花承,法琳x玛露西露。
是个花厨。
喜欢深夜聊骚!

【承花】今天阿强也在为花花睡觉而操碎了心

▽我流承花日常,避雷慎入。
▽我想吃糖…

11:00 P.M.

承太郎抬头看了眼钟,放下游戏手柄。起身走到房间里去给花京院盖被子。

因为他知道花京院睡觉从来不老实。别看花京院整日一副乖巧有礼貌的样子,其实他晚上睡觉经常要踢被子,还会梦游起来打人。

今天的花京院还比较乖,暂时没有踢被子。除了头部以外其他都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像只绿色的蚕宝宝。

真是甜蜜的负担。承太郎耸了耸肩,有些愉悦地转身折回客厅继续打游戏。

脚步声越来越小,直到被游戏的音效取代时,花京院才睁开眼睛,吐了吐舌头。

他白天断断续续睡了七八个小时,这时候精神的很,想睡都睡不着。

花京院伸了个懒腰,把被子掀开,准...

你看我才走几天,我的十七班就被拆掉了啊。

我还是想……

谢谢涂山苏苏当我们的班主任

谢谢我的婷叭叭陪我度过了很多个昏昏欲睡的星期二星期四

谢谢符言太太给我画小发发

谢谢我的阿娴,总是抽时间出来陪我到街上逛,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开导我,帮我出主意

谢谢我的啾啾凡,跟我养了小船,给我画了好看到爆炸的画,一起深夜聊骚,一起突然兴奋然后产粮,互割大腿肉,一起看迷宫饭,一起跑步,一起看JO,一起吹二乔吹西撒吹花吹强吹牛粪touzhkaiddjxifyoxodlt @等我想好了

……

谢谢你们。

三生有幸。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其实我还,还真想回去的时候,我卡着四十...

【了游】我想请你参观我的小世界


※短打,不沙雕不要钱。
※慎入。


今天是鸿上先生的生日。

藤木游作从一个月前就掐着手指算日期了,为此花将近一个月写了篇想对鸿上了见说的话(gaobai),昨晚更是一直兴奋地睡不着觉,盘算了一宿今天必须得做的事情。

比如最好能让鸿上先生知道自己的心意……

他想:

    今天见到他的时候,我要邀请他参观我的小世界。

    我要告诉他:

    我的小世界里有青山环绕,

    静谧的大海上铺着一层细密的星辰,

    翱翔的...

@☆明源光溯⭐ 出来,给我一个解释。
:)

明溯还没帮我发day8吗???

那我u盘岂不是要不来了???

写完刷刷微博发现左轮是蓝瞳。

蓝瘦。

我又要改。

【左游】天使与流光

天使作x人类左,掺了点刀,我流ooc,特别赶特别赶,bug可能有点多……
接受请↓




【恭喜你加入我们,成为新的云使】


游作头有些晕,他揉着太阳穴从地上坐起来。世界在他眼前形成了一个大漩涡,只有模模糊糊的白色铺在那里,什么也看不清。


他不是正在和伊格尼斯决斗吗,怎么突然一下子就……


好半晌他的神才从九霄之外飞回来,茫然地注视头顶彩色的碎光,努力回忆自己现在所处何方。


【恭喜你加入我们,成为新的云使】


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把游作差点又神游去了的魂拉回来。游作惊疑不定,有些防备:“谁?”


【是神哦】


温柔的声音似乎很开心,带上了些雀跃。游作索性...

我高估了自己的手速……
确切的来说,是低估了游戏的吸引力。

今天怕是会更两篇,昨天没写完´_>`
更完就淡圈,新文先不锁,明天把之前的文挑着锁几篇。

有一女,自称长荀。
生性偏执而激进,喜独处却厌孤寂。
今与友别,永生不见。
无感无惧,本性狂躁,无友正常。
长荀死,再不复回。

 @ヾ(✿゚▽゚)ノ orz改不动了...

请叫我表情包画手

兄弟来过两招? @( ?_?) 

看了一集最强大脑,比较有代入感的是最后那场繁花曲线之争。可能是音乐效果,真的是燃爆了。

看的时候词穷,除了666说不出别的,现在冷静一下智商回来了就感觉十分美妙。

就好比两位强者剑拔弩张地对峙,场上弥漫着无形的硝烟,身为看客的我却有一种血液在沸腾的感觉。

被随时可能掉下火海的恐惧包围,绷紧了身子在刀尖上起舞……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比最妖冶的罂粟还让人沉迷。

……是时候瘫会儿了

【左游】愉快的聊天

来吧一起沙雕!!我傻了你们也要傻!!!

【看这个人噫】【用心险恶】


我永远都爱璞刻太太!!!!!!!!

不就是狗蛋铠尖啊:

emmmm

【雷卡】风雨如晦

  @不就是狗蛋铠尖啊 太太你的生贺!!

对不起我才写完qwqqqqqq

我过几天补糖qwqqqqq

☆生日快乐!!!!☆

——————————

今天公司的事情过多,雷狮回到家时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他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卡米尔穿着一身白色的宽松睡衣跑了过来,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然后抬起头,眼睛弯的像两个小月牙:“大哥。”

“唔。今天事情太多了。”

“嗯。要先吃点什么吗?”

“不用了,我不饿。只是想休息。”

卡米尔把包放在沙发上,说:“热水器里有热水,衣服已经准备好了。我现在去处理一些事情,洗好了就先睡吧,不用等我。”

“行,别搞太晚了。”

直到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

1 / 5

© 程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