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予

=予光

咕咕咕!

♪头像来自蠢得死@等我想好了 ♪


—淡圈,2019年6月后回之前的圈。
—等我高考完我要在fo我的人里抓一个人天天给ta写文。
—那么谁会这么不幸呢?

☆不一定回fo,取关随意☆
#喜欢悄悄视奸各位太太们#



2017.10月到现在,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18.8.30
我嗑爆承花承,法琳x玛露西露。
是个花厨。
喜欢深夜聊骚!

魔女想要幸福

魔女想要幸福
【有点长,慎入】

凯莉坐在星月刃上歪着头,拍拍腰间挎着的老骨头让它吐出一根柠檬味儿的棒棒糖,然后拆开包装,吃了起来。

她惬意地晃着双腿,凝视着下方自己拔蝶兰草玩得不亦乐乎的蓝发少女。

呐,和她认识有一年了吧?凯莉心中这么想着。春风越过,让她开始犯困。不知怎么,在迷迷糊糊之间,她眼前浮现的是安莉洁可爱的小脸和一年前发生的事……

那是还未进入初春的时候,凯莉还是纯善的女孩子,穿着漂亮的新衣服上街游玩。因为凯莉实在是太招人喜欢了,她的死对头早就看不惯她,只可惜之前一直有人在她身边将她护的严严实实。好不容易逮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凯莉的死对头招来一群人,将凯莉狠狠地打了一顿。他们出完气便愉悦的离去了,只留凯莉一人在原地苦苦挣扎。

她手脚筋被尽数挑断,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无损的肌肤。生命力随着血液的流失一起消逝,她的双眸透出心中的滔天恨意,她是第一次如此的想报仇。

她将头埋在地上,流出的泪也带着恨意的温度。这时,一个带着十足诱惑力的声音响起:“你想报仇吗?”

凯莉猛然惊坐起来,后背已被汗水打湿。风不经意间地划过让她的后背刺痛无比。她又躺了回去,用手挡住左眼,看着流动的云朵发愣。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天边的云彩被染的橙红,大块大块的火烧云堆积在天边,地上无际的湖反着粼粼的波光。森林披上了暖色的嫁衣一般,她的房顶烟囱绕着袅袅炊烟。

凯莉闭着眼嗅到一缕香气,安莉洁做了她拿手的汤吗?还是又做了我爱吃的抹茶红豆卷呢?亦或是甜软的草莓饼……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困意又涌上心头。

在凯莉脑海中遐想之时,安莉洁敏捷地爬上了屋顶,软糯的冲着粉红的月刃喊到:“凯莉,吃饭啦。”

凯莉瞬间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回答到:“马上就下来。”然后催动月刃快速下降。

安莉洁还是乖乖地坐在屋顶上,眨着她那双浅绿色的大眼睛,歪着头看半空中的月刃,显得俏皮又可爱。

凯莉看得心都要化了,这简直是天生的萌物。老天果然待她不薄,将安莉洁带到她的身边,这是她一生中最幸运的事儿了。

凯莉跳下星月刃,走到安莉洁身边,揉了揉她柔软如绸缎的冰蓝长发,丝丝柠檬的清香绕着她的鼻尖不肯散去。手心感受到安莉洁头顶的温热,安莉洁微微嘟起樱唇,浅绿色的眼眸泪汪汪的看着凯莉,声音软糯地控诉她:“凯莉,我都快饿死了quq”

凯莉心尖儿都在颤动,她把安莉洁从地上拉起,然后在安莉洁的惊呼声中将她打横抱起。安莉洁连忙把脸埋在凯莉胸前,露出的一小截脖颈已经腾起不易察觉的粉云。

凯莉用脸蹭了蹭安莉洁的头,轻轻呢喃:“要是永远都是这样该多好啊。”安莉洁似是没听见一般,从凯莉怀里探出眼睛,忽闪忽闪地眨着。

凯莉摇了摇头,笑道:“走吧,吃饭。”然后抱着安莉洁大步走向房内。安莉洁小声地抗议:“凯莉,我能自己走的啦!”

凯莉假装没听见,继续疾步向前:“小柠檬,你今天做了汤吗?好久都没喝了,你只做过几次呢。”

安莉洁垂下眼,眼中划过一丝不忍:“做了哦!”凯莉看着前方,没看见安莉洁的神色。她回想起那汤的鲜美,咂咂嘴,叹息一声。安莉洁一言不发,将头又埋在了凯莉怀中,双手不安地攥着凯莉的衣服。

到了饭厅,凯莉才将安莉洁放下。凯莉平了平皱在一团的衣服,笑骂道:“小坏蛋,瞧把你饿的。衣服惹你啦?”

安莉洁红了脸,低下头不安地搅手指:“没有啦quq”

凯莉吐吐舌头,拉开精致的薄荷绿色镶金丝边靠椅,挽手作了一个“请”的手势:“这位美丽的小姐能与我一起共进晚餐吗?”安莉洁红着脸乖巧地坐下。

凯莉待她坐好后才笑嘻嘻地走到安莉洁的对面,拉开黑底淡粉月牙点星图案的靠椅坐下。

安莉洁早已将美食摆好,在丝绒黑底白昙花桌布的两边都摆了五个大小不一的青瓷具。都是之前没有,一个蝴蝶兰纹的青瓷碗装满了饱满软香的米饭,还摆着一双同样花纹的青瓷筷。一个宽盘被中间突出的瓷墙隔开盛两道菜肴。剩下三个盘中盛着不同但都一样精致小巧的糕点。

凯莉看了看桌上,并没有安莉洁之前所说做好的汤。她正要开口询问,安莉洁突然站起来说道:“忘记端汤了呢,我去端过来。”说完便快速向厨房冲去。

凯莉耸耸肩,拿起筷子,挑起一小团米饭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甜香的气息在她口中弥漫开来,一种叫做幸福的情绪浮上心头。

她一点都不在意每一天能不能吃饭,她想要的是今后的每一天都有人陪着她一起共进晚餐。或者,再贪婪一点,她想拥有家的感觉。

家--不是空荡荡的大房子,壁炉中烧满柴就能代替人所给的温暖的。那样一个人孤独的抱膝,看着炉中跃动的火苗,心中一片冰凉。有什么意思呢?

突然发现了一件新奇事物兴奋的想要大叫出声,去分享,但身边却空无一人。所有的喜悦不得不吞咽下肚,一个人享受着无边的孤独。

对不起,安莉洁。我想自私一回,只有你不嫌弃我魔女的身份, 我想你能一直呆在我的身边,我们共渡今后的每一个日夜,分享每一丝情绪。让我抚平你所有的忧愁,每一天都快快乐乐的度过。

凯莉吃的很快,一碗饭马上就见底了,安莉洁才端着两碗汤迈着小碎步走来。将汤碗轻轻放在凯莉面前,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凯莉吃光了饭,擦擦嘴,捏着小勺子开始品汤。一碗金黄油亮的汤,冷了几分,温热度正好。看起来油亮,但喝入嘴却清香无比。

第一口有着清晨山间的松香,第二口融了蜜篮花间浓郁的甜美,第三口却有着…… 院子里疯长的蝶兰草的酸涩和一丝古怪的腥甜。

对面低着头的安莉洁双眼眸色突然变深,她抬起头直视凯莉,语气淡漠:“凯莉,今天是我们相识一年的日子。”

凯莉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嗯了一声,没察觉到安莉洁语气的怪异:“我做了礼物给你。等会儿你看看喜不喜欢。”她正想起身去拿,却一脸惊异的看着安莉洁,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安莉洁面无表情地起身,端起一盘草莓饼,拿起自己没动过的筷子夹起一个,冷淡的看着凯莉:“今天的晚餐很丰盛吧,是我特意给你做的。”她停了一会儿,一字一句的说:“最-后-一-顿-晚-餐。”

凯莉冷笑出声,眼中失去了光彩:“原来你是带着杀死我的目的来接近我的。”

安莉洁不置可否,脸上两个黑色倒三角反出妖冶的光泽。她举了举筷子,用淡漠的语气下达命令:“张嘴。”

凯莉的思想极力抗拒,嘴却不受控制地乖乖张开,咬住腻软的草莓饼。凯莉痛苦地闭上眼睛,咀嚼着草莓饼,以前吃起来分明这么香甜的小饼现在吃起来像最毒的药一样。

她艰难地吞咽下小饼,睁开酸涩的眼睛,仰视安莉洁:“你,是什么时候下的毒?”

安莉洁平淡的回视凯莉,深绿色双眸没有一丝波动:“从你吃第一口我做的食物开始我就一直在放克魔的药草,一点点积累着。刚才那碗汤里我加了自己的血,引发了毒性。”

“好,好。真是妙啊。”凯莉嘲弄的笑了两声,大颗的泪珠瞬间滴落在桌布上,渗入进桌布里。

安莉洁继续平淡的叙述:“院子里的蝶兰草可以掩盖我血的腥味。时间到了,你也该走了。”

凯莉仰起头,努力不让泪珠掉落。安莉洁召出一根冰棱,挥挥手,“噗哧”一声穿过凯莉的胸膛。

凯莉惨淡的笑着,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争先恐后地滚落。温热的鲜血争先恐后地流出,冰棱化成刺骨的冰水,顺着衣服流下。

心脏还在挣扎着跳动,炽热的痛感和冰寒的水搅在一起,生生撕裂她的心脏。剧痛清晰无比的传达至脑中,她咬着下唇,逼迫自己清醒。

明明一分钟前,我们亲密无间,不分彼此,为什么会这样啊……眼皮越来越沉重。好累啊,好想……离开这个世界啊……

“魔女凯莉!曾堕入魔道,以一己之力屠一族之人。欺凌弱小,滥杀无辜!你可认罪?!”安莉洁又唤出两根冰棱,冷冷的盯着凯莉。

尖厉无情的话像是要刺破凯莉的耳膜,凯莉眼前一黑,咳出一口鲜血。星星点点落在昙花蕊尖,花朵一下子便妖媚起来。她眼前乌黑一片,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她死死地咬着牙:“不!认!”

她经常被那族人欺负,明的不行便暗着来。冷暴力,孤立,欺凌,最后险些被他们弄死。谁能看见她的艰难?谁来替她寻仇?谁来抚平她心中所有的不安,让她能像普通女生一样安心地靠着亲人朋友的肩膀?!

凯莉大口大口喘着气,胸腔像是要爆炸了一般更加痛苦。她想尖叫出声,喉咙被堵了一样只能发出嘶哑的呜咽声。

安莉洁的手臂上有一些麻痒,她抬起手臂,上面的兰花刺青变成了一行小字:立即格杀

她挥了挥手,让字变回兰花样式。声音平静:“处决魔女。”一道冰棱穿过凯莉白皙的脖颈,迸出的血溅在安莉洁的脸上。

冰棱穿过时,轻轻的击水声在房里荡开。凯莉的眼神开始逐渐浑浊,她死死的盯着安莉洁,缓慢做着口型。只做到一半,苍白的双唇还微微张开着,只是……失去思考的能力,身子瘫软地伏在桌上,了无生机。

安莉洁恢复正常状态,看着凯莉圆睁的双眼,大哭出声。魔物一旦饮下猎魔人的血便只能任凭猎魔人摆布,当猎魔人的血被魔物饮下,猎魔人便会进入无情无欲的狩猎状态。魔物不死,状态永存。

安莉洁被组织派来猎杀魔女时就做好了会受伤的准备,但她没有想过心灵的创伤,会是这般撕心裂肺的剧痛,宛如一柄大铁锤在每时每刻重击她的心脏。

凯莉她走前一定比她痛千倍万倍吧?她捂着脸,喑哑着嗓音低低哀哭不止。晶蓝的冰棱还没有消失,但凯莉从脚开始一直向上,缓慢地化为无数粉白星光,缠着安莉洁不肯散去。

安莉洁走过去环抱住凯莉,她捉起凯莉苍白无力的双手放在喉间暗红的冰棱上,将右胸口凑上冰棱,用力穿透。房间里又荡起了沉闷的击水声,还有衣料撕裂的嚓嚓声。

她的心乱了,她已经无法回到从前,做回那个安静果决的安莉洁了。她已经习惯了摆出小女儿家的姿态,睁大眼睛去卖萌讨凯莉一笑。

安莉洁闭上眼睛,开始低语,声音缓慢又苍凉——

“凯莉呀,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也不想变成魔女的。组织要杀你只是为了引出那个带你堕魔的人,给你安上灭族魔女的称呼只是为了能名正言顺的除掉你啊。

凯莉呀,我也知道,你从小便和哥哥相依为命。但你的哥哥在一天清晨穿上平时的衣服,笑着轻轻掩上门离开了。你展现那么好的自我只是希望有人能爱你啊。

凯莉呀,我呆的这个组织,会控制我的所作所为。但是请你相信我,就算世上所有人都唾弃你厌恶你,我都不会疏远你。你只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少女,有自己的小任性和俏皮。

凯莉呀,在我清醒时我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你消逝在我的面前。所以我,来陪你啦。我来偿还我所欠下的债务,你想要怎么惩罚我都好,我都会乖乖接受的啊。

凯莉呀,我最后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哦。”

粉衣染血的少女腰部以下都已经化为了粉白色星光粒,它们在安莉洁和凯莉周围飞舞,颜色一闪一闪。安莉洁的膝盖以下变成了浅蓝色的星光粒,与粉色的星光粒相互纠缠不休。

安莉洁睁开双眼看向凯莉,脸上勉强勾起笑容。声音颤抖的轻声呢喃——

“凯莉,我爱你。”


————分割线————

没人看就是好啊,扔刀子都不会被打ow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跑了跑了

评论 ( 11 )
热度 ( 42 )

© 程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