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予

=予光

咕咕咕!

♪头像来自蠢得死@等我想好了 ♪


—淡圈,2019年6月后回之前的圈。
—等我高考完我要在fo我的人里抓一个人天天给ta写文。
—那么谁会这么不幸呢?

☆不一定回fo,取关随意☆
#喜欢悄悄视奸各位太太们#



2017.10月到现在,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18.8.30
我嗑爆承花承,法琳x玛露西露。
是个花厨。
喜欢深夜聊骚!

回梦丸

        我曾踏着云彩,入你梦来。带着你爱的星星,朝你微微一笑。在你额上,留下一个轻吻。

——

年幼的雷王星三皇子殿下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了自己躺在一艘大船上,看着瑰丽绚烂的星空,星星朝他忽闪忽闪地眨着眼。


他伸出了手,想要去捞一颗星粒下来把玩。

突然间,一个青年踏着白色的云朵飘下来,捧着一颗亮黄色的星星。

他的眼底还闪着流光的星星,嘴角弯成一个宠溺的弧度。

他惊讶地坐起身来,眼里有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秀气的青年跳下白云,将它化为白绸,又抬起手,将亮
黄色的星星融进白绸中。

青年有着白皙帅气的五官,宝绿色的瞳,望向他时,眼
睛里有着不断流动的星河。

雷狮愣愣的看着他,青年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他把白底黄星的绸子放在雷狮的手上。

冰凉的手指划过雷狮温热的手心,带起一片酥麻。

雷狮不由自主地握紧头巾,看着青年,似是呆了,痴痴的望着他。

青年好看的双眼眯了起来,在雷狮额上留下一个轻柔的吻。

磁性的声音清淡如薄烟,缭绕在雷狮耳畔:“我的船长大人……”

海上刮起柔和的风,吹散了天空的星星。吹起了两人的发。

也吹散了雷狮愉悦的心情。他不是青年口中的船长,他的心不由自主的急躁起来。

下一秒青年便从脚开始慢慢消散,变成一粒粒璀璨的星,往天空飘去。

雷狮幼小的心灵骤然紧缩,细嫩的嗓音带着急促:“不要走……”

他站起来,想用一个拥抱来锢住青年。这不过是徒劳无功之事。

他的嗓音突然尖锐:“告诉我,你是谁?你今天敢走,我迟早会把你抓起来绑在我身边!”

青年秀气的双眉微蹙,无奈的低笑一声:“真霸道……”


“听好啦,我叫……”



雷狮突然弹坐起,他望着四周,有些失望——原来只是个梦。

他低下头,却看到手上拿着一条丝滑的白绸,有一颗亮黄色的五角星缀在上面,发着淡淡的光。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雷狮笑了起来,清脆的童音在房里回荡。

虽然他没有听到那个青年的名字,虽然不知为何青年原本清晰的脸庞开始模糊,虽然已经不记得他的声音……

但是他那双绿的生机盎然的双眸,和眼中闪亮的星,已经深深地,深深地刻在他的心底。

青年那声“我的船长大人……”还在雷狮身边萦绕。

雷狮垂下头,月光洒在头巾上,镀上圣洁的银白。

他用力攥住头巾,一颗星星落在他的心底。

一个梦想抽出了两瓣小芽,在月光下轻轻摇曳。

尾声

很多年以后。

安迷修躺在船上仰望天空,身边不羁的青年已经熟睡。

耳边绕着海水击船的哗哗声,柔和的风慢慢走过船只。

雷狮今天打了很多架,只因为安迷修被一群想要啃象的蚂蚁伤到了。

安迷修在旁边劝他不要杀掉他们,雷狮咬着牙揽过安迷修的腰便飞速离开,还用身体为安迷修挡住了一些攻击。

他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盖子,捏起小勺子,挑了些极好的灵药慢慢给雷狮的伤口抹上。

这东西可珍贵了,看在今天为他挡伤的份上,就给他用吧。

他涂完药,视线瞟到一个小小的瓷瓶,在这里面装了一颗回梦丸。

安迷修倒出回梦丸,小心地捏起它。服下它,便可以带一样东西去任何时空、任何人的梦中,呆上半个时辰。

一颗如白玉珠子般圆润的丸子,冰凉的触感让安迷修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他忽然有一个恶作剧般的想法。

他想去看看,幼年的雷狮梦中,是不是有一片星河。

安迷修关上小盒子,摸出新做好的雷狮头巾。带着笑意躺好,服下了回梦丸。

他眼前突然黑了下来,过了一小会儿,星空又逐渐明亮起来。

安迷修趴在柔软如棉的白云上,看着底下的小船。

它停泊在一小片水上,随着风摇摆不定。陆地上满是盛开的紫色鸢尾花,随着细柔的风摇曳生姿。

小小的雷狮正躺在穿上,看着星空出神。

安迷修弯起眼睛,透出里面亮晶晶的小星星来。

他站了起来,将星星从白绸里捉出来,把白绸变成一朵可以操纵的白云。

他踏上了白云,捧着星星,朝着雷狮飘去。

他看见了雷狮眼里的惊讶。他在惊讶中跳了下去。

他把星星融进白绸中,笑着在雷狮头上留下一个吻,轻轻的唤一声——


“我的船长大人……”

    我曾踏着云彩,入你梦来。带着你爱的星星,朝你微微一笑。在你额上,留下一个轻吻。

——————————

怎么肥四,码的时候格式挺好看的。
发上来就……
再发一遍
语废的惆怅日常.jpg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程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