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予

=予光

咕咕咕!

♪头像来自蠢得死@等我想好了 ♪


—淡圈,2019年6月后回之前的圈。
—等我高考完我要在fo我的人里抓一个人天天给ta写文。
—那么谁会这么不幸呢?

☆不一定回fo,取关随意☆
#喜欢悄悄视奸各位太太们#



2017.10月到现在,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18.8.30
我嗑爆承花承,法琳x玛露西露。
是个花厨。
喜欢深夜聊骚!

【凯柠】公主和鱼姬

公主和鱼姬

      世界上有一种冰鱼,它们有着人的记忆,还会吐出不同颜色的泡泡。

      据说,看到过有色泡泡的人,都会泪如雨下。

——

  年幼的公主殿下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翻阅着书。

  她没有朋友,因为并没有能和她一起玩的人。每天只能对着冷冰冰的面瘫侍女和高傲的宫廷教师。

  她看着书上的故事,咯咯的笑了起来,声音如同银铃般清脆。

  “会吐五颜六色泡泡的小鱼?那是什么呀,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小公主睁大了双眼,可爱的歪着头:“水里肯定会有的吧,偷偷去城堡后面的水边瞧瞧~”

  小公主笑着换上便服,对接下来的“越狱”无比兴奋。

——

  凯莉已经是九十岁的冰鱼姬啦。

  每一只冰鱼姬在一百岁时会举行自己的成年礼,并且拥有去找海女交换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资格。

  她快活的哼起了人类在海面上唱着的歌谣,一边往浅滩处游去摸贝壳。

  多模一些珍珠呀。这样在成年后可以去换一柄漂亮的月牙刃,飞天下海,多威风!

  过了很久,她尾巴摆动的频率慢了下来,储物袋里多了许多漂亮的珍珠。

  她满意地甩甩蓝鳞尾巴,坐在一个大蚌壳身上休息。

  一个柠黄色的东西从凯莉面前坠落。凯莉游了过去,好奇的追着它。

  确认没有危险后,凯莉用尾巴卷起它,游回大蚌壳上,按下中心白色小圆圈——

  “你好呀,我叫安莉洁。我们能做朋友吗?”

——

  安莉洁坐在海边一块突出的石头上,鞋子被放在一边,晃着小脚丫。

  她把头上那个能录音的防水小柠檬片扔进了水里。

  或许会有鱼拿到它吧……安莉洁抬起头,眺望远处的海平线。

  太阳快下山了,明天再来守吧……

  安莉洁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她低下头穿鞋时,一个透明的泡泡载着她的小柠檬,悠悠飞了过来。

  安莉洁下意识伸出手,泡泡“叭”的一声爆了,小柠檬掉在她的手上。

  她熟练的按下播放键,传出了一个有些生硬的少御音。

  “你好,我是凯莉。”

——

  凯莉的心突然有些雀跃。

  这是她第一次和异族人交流,而且这个异族人的声音很绵软。

  像是鲛人姐姐做的水绵糖,甜软绵绵,直达心间。

  她一边数袋子里的珍珠,一边抱着希望等待小小的柠檬片再次落下。

  “97…98…99…100…101…”

  小柠檬片掉了下来,凯莉数好的珍珠又混在了一起。

  她开心地按下小白圆圈,软萌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凯莉,你好呀。太阳落山啦,我得回去啦!我明天再来找你哦~”

   好呀。 凯莉笑着用尾巴拍起水浪。抱起珍珠袋子,哼着鱼族的软哝小调,往回游去。

  袋子里的柠檬片散发出淡黄色的荧光。

——

  第二天凯莉按时来到浅滩摸贝壳。运气不错,竟然摸了几颗漂亮非凡的黑色珍珠。

  凯莉细细的观察黑珍珠,挑了一颗又大又光滑的珍珠出来,攥在手心里。

  她对着柠檬片划出一个透明泡泡,将它和黑珍珠包在里面。

  她挥了挥手,让泡泡浮了上去。

——

  “我今天找到了几颗上好的珍珠,给你挑了一颗最好的。希望你能喜欢。”

  安莉洁面带笑意的听完,录下想跟凯莉说的话,站在石头上眺望远方。

  海鸥在不停的滑过天空,留下欢快的几声长鸣。海浪一波一波的拍打石头,哗啦哗啦,是大自然的馈赠。

  真想,和凯莉生活在一起啊……

  小小的执念在她心里扎了根,慢慢的,抽了芽。

——

  转眼间,十年已过。

  安莉洁今年18岁,凯莉今年100岁。

  在过去的十年里,她们每天都会相互联系。因为凯莉用一袋珍珠求了一位成年的冰鱼,帮她换了一对可以传音的海螺。

  凯莉知道了她们相遇之前安莉洁的处境,她是水国唯一的公主,从小便被当作王女培养。

  凯莉知道了她每天都会很辛苦,但是软萌的声音里却没有透出过一丝疲惫,每一天都是那样精神饱满。

  凯莉知道了她每天都处在被倚老卖老的臣民操控的危险之中。

  每听一次录音,凯莉的心就像被狠狠攥着,疼的慌。她什么也干不了,只有尾巴尖在焦急地游动。

  凯莉告诉她,海底里有漂亮的海花海草,生物也很单纯。

  凯莉告诉她,把珍珠和水边的水黛子花磨成粉,冲水喝下去能缓解疲劳。

  凯莉还告诉她,自己是一条冰鱼。

  凯莉渴望自己能陪在安莉洁的身边,在她劳累的时候,替她抚平眉间的皱褶。
  

  她们在同一年举行成年礼。不同的是,安莉洁将会登基为王,凯莉则还是一条冰鱼。

  这样的她怎么可能,怎么可以陪在安莉洁的身边?

  她盘点着珍珠,暗暗作了一个决定。

——

  公主殿下弯下腰,国王为她戴上了金灿灿的王冠。

  满脸敬畏的大臣恭敬地奉上权利之杖。安莉洁俯视底下跪拜的臣民,薄荷绿的双眼没有掀起一丝波澜。

  她不再是那个遇到问题只会跟凯莉倾诉的软萌小公主了。

  她现在掌握了至高无上的权利。

  在她还只是王储的时候便扫平了一切反对的声音。

  她现在终于可以,终于有资格去寻找那条陪伴她十年的冰鱼。

  她不在意对方的长相如何,她只知道,如果不是凯莉的陪伴,她很可能早就失去了人气,变作臣子手上漂亮的提线木偶。

  女王大人在登基之夜,秘密下达一个命令——寻找海域里的一条冰鱼。

——

  在一百岁生辰的前一天,凯莉便动身前往南海寻找海女。

  她掐算着时间,在到一百岁生辰那时恰好抵达海女的住处。

  凯莉的尾巴轻轻拍打海女小屋的水玄门,淡漠的声音传了出来:“请进。”

  推开门,印入眼的便是满屋奇奇怪怪的瓶瓶罐罐和各种精良的武器。

  海女有一头深黑色的发,刘海上夹了两个淡粉的夹子,一双淡灰色几近透明的眼睛专注的盯着手中的黑白面具。

  凯莉有些紧张,捏着珍珠袋子的手紧了几分。她有些期待的开口询问:“海女前辈,您有能让我变成人类的灵药吗?”

  海女笑了,话语中带了些复杂的情绪:“有。你要拿它来干什么呢?”

——

  全国上下掀起了捉冰鱼热。

  抓到一只,赏银百两。抓到女王陛下寻找的那一只,加官进爵,赏金万两。

  冰鱼是一种恋乡的生物,它们能化成人性,有人的智慧,但它们绝不会离开自睁眼便一直生活的地方。

  冰鱼本就稀少,被这么一捉,水国海域中的冰鱼都被捉完了。

  除了凯莉。

  女王陛下烦闷的看着池子里化成人后瑟瑟发抖的冰鱼们。

  它们都不是!她的小冰鱼不在里面!

  她薄荷绿的双眼暗沉下去,转身离开。手上那枚黑色珍珠戒指泛着漂亮的光泽。

——

  “你服下它后,会有三天时间变成人,三天后,你若不回到海里,便会消失在这个世上。”

  凯莉向海女致谢,放下手中装了半袋黑珍珠的袋子,拿走桌上的小瓷瓶。

  三天时间,够了。以后攒更多的珍珠,就能经常去看安莉洁啦。

  凯莉似有无穷的力量,她快速向海滩游去。

  她探出了头,头顶是静谧的星空,漂亮的让她沉醉。

  海底可见不到这样的场面呐,生活在美丽星空下的安莉洁,一定和星空一样漂亮吧。

  她伏在一块石头上,拔开瓷瓶盖子,里面猩红的液体散发出诱人的甜香。

——

  安莉洁对那些冰鱼失去了兴趣。

  自以为了解女王陛下的大臣认为女王陛下不过是图个新鲜,既然已经厌恶了这些玩具,那就全部扔掉比较好。

   他召集了手下,将毒液倒入冰鱼池中。

  冰鱼们哀嚎着死去,化为一个个透明的泡泡,向海里飞去。泡泡上承载了它们的痛苦,无奈,以及怨恨。

  凯莉将液体一饮而尽,趴在大石头上。她的蓝色尾巴慢慢消失,像是被撕裂一样。她痛苦地闷哼,手指用力扣着石头。

  她的尾巴化成了一身合体的淡蓝色及膝长裙,白皙的长腿随意的弯着。

  凯莉不大习惯双腿,她努力了很多次,终于能站起身来。

  她一步一步,像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样,向着城堡走去。

  一群漂亮的七彩泡泡向着她飞了过来,凯莉招招手,拦下一个。

  泡泡突然发出七彩的光芒,其他的泡泡也聚拢过来,一齐发出七彩的光。

  凯莉看着看着,流下了眼泪。

——

  安莉洁阴郁地向海边走去,想散散心。

  她看见了海上泛着的粼粼月光,月光下站着一头如丝绸般顺滑黑发的少女,蓝色的长裙,赤着脚,泪流满面。

  黑发少女噙了一抹古怪的笑意,眼泪流得更加厉害了。

  “为什么,要杀掉我的同胞们?”

  安莉洁听到熟悉的声音,弯了眉眼,没有注意她的问题。

  “凯莉!”

  她冲上去想给凯莉一个拥抱,却被拒绝了。

  “为什么要杀掉我的同胞!”

  带着凛然杀意的话语,刺进安莉洁心中。她一脸茫然的看着凯莉,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凯莉,我没有杀掉你的同胞呀。我只是…只是想找到你……你能变成人类真是太好啦!”

  凯莉擦干眼泪,朝她露出一个微笑。

——

  这三天里,安莉洁带着她在都城里到处游玩,给她买了许多漂亮首饰,衣服。

  凯莉也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白天和安莉洁一起说说笑笑,像亲密无间的闺中蜜友。

  一旦到了晚上,她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无法入眠。

  一旦闭上眼睛,她便会想起那天晚上,一齐发出七彩光芒的泡泡们。她无法释怀,无法原谅自己。

  第三天的夜晚即将到来,凯莉谎称不舒服想小睡一会儿,安莉洁便让她回到房中休息。

  凯莉回到房间里,忍着锥心刺骨的痛抽出一抹魂魄,变为一条半透明的冰鱼姬。

  浑身冒着冷汗,跪坐在地上,往事像放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回放。

  她的身影慢慢虚无,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一滴眼泪落在地上,啪嗒。

  空荡荡的房里只余下一条半透明的冰鱼姬魂,还在摆着尾巴。

——

      凯莉失踪了,床上只剩一个半透明的冰鱼姬。女王陛下颤抖着抬起手,它便欢快地飞到她的掌心。

      手心中的冰鱼姬,摆了摆尾巴,朝女王陛下吐了个柠檬色的泡泡。

      泡泡飞到女王陛下面前,她怔愣的盯着泡泡上显示的字纹。

      女王陛下抱膝侧躺在地上,呜咽的像个失去心爱之物的孩子。泪水顺着眼角滑到发丝上,湿了一片蓝色长发。

      泡泡“叭”的一声炸开,字纹掉在地上,变成一封信件。

安莉洁:
      我喝下了海女的药水,这三天我变成了人类。和你相处的这三天里,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安莉洁,因为我的原因,我的同类们全死掉了。或许会有远离家乡的冰鱼活了下来。
      我相信这不是你干的,但是我无法原谅自己。
      我惩罚自己,抽了一丝魂魄变成小冰鱼留在你身边。这也是为了满足自己小小的私心。我现在回到海底去守着海域,为自己赎罪。

                        勿念

                                          凯莉

——————————————

评论 ( 8 )
热度 ( 16 )

© 程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