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予

=予光

咕咕咕!

♪头像来自蠢得死@等我想好了 ♪


—淡圈,2019年6月后回之前的圈。
—等我高考完我要在fo我的人里抓一个人天天给ta写文。
—那么谁会这么不幸呢?

☆不一定回fo,取关随意☆
#喜欢悄悄视奸各位太太们#



2017.10月到现在,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18.8.30
我嗑爆承花承,法琳x玛露西露。
是个花厨。
喜欢深夜聊骚!

安迷修和雷狮的日常(9)

他们的相遇
【ooc,安雷安,部分校园注意】

凹凸高中吉他社开始招新了。

作为部长的安迷修在一群人的请求下只好在中午空闲时间去弹吉他,吸引新人入社团。

安迷修喜欢摆一个帅气的姿势,抱一把吉他,坐在主席台边沿弹奏。

磁性的嗓音吸引了众多学姐学妹驻足聆听。也吸引了一个看起来慵懒散漫的紫眸少年。

第二天少年的身影便出现在吉他社团里。

少年如高贵的波斯猫一样踩着优雅的步伐,走到安迷修身边。调试好音后端起安迷修的吉他开始弹奏。

如青葱般的十指一拨一挑间,用醉人的弦音勾去了众多少女的心。

安迷修虽有不悦,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弹得不错。

一曲毕,少年随手抛下吉他就往外走。少女们纷纷往后走一步,给他让道。

安迷修眼疾手快地接住吉他,放在桌上,紧跟出去。

少年不急不慢地走在前方,双手插在裤兜里。安迷修跟在后面,脚步有些急促。

“同学,等一下。”

“同学?请稍微等一下?”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弯了弯嘴角,突然停下:“雷狮。”

“啊?”

“下午放学,主席台比试一曲。”

雷狮至始至终没有回头望安迷修一眼,兀自说完便大步走开。

“蛤???”安迷修挠了挠脸,有点摸不着头脑。既然那个少年说下午比试一曲,那就去吧。

——

五点四十。

轻快的铃声在校园内回荡,少年少女们背着包,三三两两的走在一块儿说笑。

安迷修把书竖起来整齐地码好,把需要的课本放进包里。安莉洁乖巧地背好小包走过来,站在安迷修旁边。

安迷修的光线突然被挡,他抬起头,看到一脸呆萌的安莉洁。

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尬笑几声:“啊哈哈…那个,安莉洁啊,我等会有事儿……你能和凯莉一起回去吗?”

凯莉拿只棒棒糖递给安莉洁,朝安迷修哼了一声:“有你这样当哥哥的吗?”

安莉洁拿着柠檬味棒棒糖开心地扯凯莉袖子:“没关系啦,我们走吧。”

两个少女有说有笑的走出教室,安迷修摸摸额头,舒一口气。他背上包,走到后面的储物室把吉他盒子拿在手里,往约定的地方小跑过去。

雷狮早已到达,正坐在安迷修平常坐的地方悠悠晃着腿。雷狮冲着跑近的安迷修翻了个白眼:“慢死了。”

“抱歉,抱歉。收拾东西去了。”安迷修站在一边半弯着腰直喘气。

雷狮打了个哈欠,把吉他放在地上,躺下去睡觉。

安迷修开始慌了:“不比了吗??”

“等我睡醒再说。”雷狮眼皮纹丝不动,半分钟不到便传出均匀呼吸声。

安迷修:???

安迷修想一走了之,但是雷狮说了等他醒过来就比试……安迷修叹口气,拿出作业写了起来。

七点。

天色已经黑了,无法继续写作业。安迷修简直想跳起来把这个睡觉的人打一顿。

雷狮慢慢睁开眼,眼神有些涣散:“别走……”

就是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打散了安迷修的所有怒气,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些心疼他。

雷狮眼神渐渐明亮,眼前是一张略带担心的脸。他迅速坐起来,讥笑一声:“傻子,还真等我醒啊。”

“当然啊。有什么不对的吗?”

雷狮拎起吉他盒,跳下主席台走了:“没有,傻子。”

安迷修:“不比了???”

“今个儿本大爷心情不好,不比了。”

“ 靠! ”安迷修气的想摔吉他盒。“ 神经病啊! ” 

自此,两位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
雷狮第二天开始损安迷修,从头挑到尾,啥都扯出来了。

安迷修气得撸起袖子就冲上去要打架,雷狮笑嘻嘻地开溜。

之后这两人每一次见面都要狠狠吵上一架,跟幼儿园小朋友一样。

哦不对,幼儿园小朋友还能讲道理,这两位讲不进。

不过也因此两人渐渐产生一种特殊的情绪,打完架还能坐在一块儿聊天。

——

安迷修躺在学校足球场的绿草地上,满足地闭上眼睛,感受风的轨迹。

雷狮扛着吉他盒,放在安迷修身边。他也紧挨着雷狮躺下,一起感受风的流动。

“哟,雷大爷。今天心情好啊?”安迷修习惯性的怼了一句。

最近的雷大爷有点奇怪,自己和妹妹一起回家时路上碰到雷狮,雷狮冲他们翻了一个大白眼。在学校里碰到雷狮,他居然瞟都不瞟一眼自己。

雷狮闭上眼睛,没有说一句话。过了很久,他突然开口:“我要去国外了。”

安迷修睁开眼,看着天空。艳阳高照,浅蓝的天空,没有白色云朵遮光,金光刺的眼睛生疼。

他的眉头皱在一团,干巴巴地说:“恭喜啊,可以去看你喜欢的大海了。”

安迷修只觉得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想不了。心也空空的,生出满腔说不出来的沮丧。他什么都想说,但什么都说不出来。

雷狮用力咬着唇,直到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开来,才松口。

他舔去血,坐起来。拿出吉他开始调试。

“明天我就得出发了,再给你弹一曲吧。”我学了很久呢。

“嗯,我听着呢。”

雷狮拨了拨弦,一阵低婉的旋律响起,雷狮也开始浅唱起来。

安迷修发现每到一个点,雷狮清晰的声音就会变得模糊不清,他努力想要听清,却只是徒劳无功。

雷狮哼哼唧唧地唱完,双颊微红。不知是唱的还是被太阳晒出来的,煞是诱人。

安迷修依旧闭着眼睛。雷狮转过身去,小小的叹息声钻进安迷修耳中。

“我走啦。”

“嗯。再见。”

雷狮努力想让自己笑起来,离别时不应该是笑着的吗?

可是为什么,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

——

六年后。

安迷修已经有了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他在市中心买了套房子,也有了自己的“宝马坐骑”。

他好像忘掉了那个人的一切,那个人也没有再给他打过一通电话或者一封短信。

但是那个人的号码依旧存在他的通讯录的最下面,没有被点开过。

表面上看起来依旧开朗阳光, 但是每一天都是如此浑浑噩噩,对于明天,他也没有一丁点儿期待。

或许会这样按部就班到死吧。他自嘲的想着。

直到过年回家团聚。

安迷修放下带回来的东西后,走进以前属于自己的电脑房里。安莉洁正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的看着视频。

视频里只有一位黑发女生,翘着腿抱把吉他弹奏乐曲。发音字正腔圆,还有一丝沙哑的磁性。

安迷修隐隐约约觉得熟悉,不由得轻声询问:“这是什么?”

安莉洁回过头来,眼睛弯弯的:“是凯莉专门给我录的视频哦,她现在当明星啦!”

安迷修点点头,赞叹一句:“唱的真好。”脑海里有什么东西想要跳出来一样,让他有些晕头。

安莉洁笑吟吟的没有回应。视频也刚好结束了,露出BGM的名字——I'm yours

安莉洁看到这里,开心地像个讨到糖吃的孩子一样。

安迷修默默记下了名字,打开音乐软件。

低婉的旋律响起,封印记忆的枷锁被撬开了——

是他走前唱的那支歌。

I'm yours

I'm yours

I'm yours……

那些听不清的片段,他现在终于听清了。

眼前一片模糊,泪水封了他的双眼。

为什么他每天都过的如此枯燥无味?

为什么他的心像是死了一般,不会再为别人心动?

为什么每天笑着,却一点都不幸福?

——为什么?
——因为你的心被一个叫做雷狮的人带走了。

安迷修趴在床上,眼泪顺着脸往下掉,在枕头上晕开一圈又一圈。

手机一直在放着那首歌曲,低低的旋律又将他带回了那一天下午——有着暖阳微风,青草欢笑,还有那个偷走他的心的少年。

他慢慢把通讯录往下拉,拉到底部。

——

重洋之外。

雷狮收拾着行李箱,一边嘟囔:“啧,麻烦。”

放在桌上的手机“叮”了一声,屏幕亮起。

雷狮撇撇嘴:“吵死了。”他起身打开手机,发现是一条短信。

他呆了一会儿,才点进去看。

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抱着一种说不清的情绪去期待每一封短信或者每一通电话。只可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雷狮看完信,眉毛挑起,时不时舔一下尖尖的小虎牙,眼底是藏不住的愉快。

To:雷狮

          I'm yours.

                          ——I MISS YOU

雷狮锁上门,拖着箱子走出去。

“等我。” 

——————————

沉迷京剧猫无法自拔.jpg

评论
热度 ( 40 )

© 程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