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予

=予光

咕咕咕!

♪头像来自蠢得死@等我想好了 ♪


—淡圈,2019年6月后回之前的圈。
—等我高考完我要在fo我的人里抓一个人天天给ta写文。
—那么谁会这么不幸呢?

☆不一定回fo,取关随意☆
#喜欢悄悄视奸各位太太们#



2017.10月到现在,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18.8.30
我嗑爆承花承,法琳x玛露西露。
是个花厨。
喜欢深夜聊骚!

草薙的日记(1)

今天游作和那什么的Revolver又在Vrains里交手了呢。不过今天游作没有带AI这个移动的表情包过去。

鉴于马上要到晚餐时间了,我便顺手录了个屏让AI在那里看着,又顺手把它的扩音器给关了。这家伙吵的很,经常在我做饭时嚷嚷。

什么?你说煎个热狗花不了多少时间?准备一张包装纸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哼,天真。

每一根热狗都有它的魂。它在滚油中挺过每一分每一秒,直到通体绯红,从肠衣里溢出肉中金黄的油脂。锅中噼啪跳动的油滴和热狗本身发出最后滋滋的鸣叫声,雪白色的包装纸明知道一旦染上别的眼色就会被当作垃圾扔掉,却也愿意用它的生命染上洗不掉的油渍。这些,都是对等待者和品尝者的尊重!

我站在平底锅前,严肃地挥动手中的铁铲为热狗翻面。游作疲惫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草薙哥,晚饭好了吗?”

“啊,快了快了。”我把面包切开,铺了两片菜叶,又挤了些番茄酱。

“晚餐又是热狗啊……”

“嗯,怎么啦。你嫌弃它吗?”我转过头去看游作的神情,他好像十分无奈。

“啊……没有。”他叹了口气,神情更加疲惫了,并且有些焦虑地走了出去。

“是饿了吗?那我快一点哦。”我回过头加大火力,锅中噼啪地油爆声又大了几分。过了一二十秒吧,我关了火。左手将包装纸微微捏开,右手指挥锅铲把火腿放在面包上,然后合上面包,装进袋子里。

“游作,晚餐好了哦。”我把小袋子递给坐在电脑屏幕前发呆的游作。

“谢谢。”游作接过袋子,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就咬下第一口。

“你今天怎么啦?”

游作做出一个苦涩的表情,好难得啊。

“草薙哥,我防火墙龙被抢了……”

我笑着把手砸在桌上:“宰了他!”

游作扶着额,摆了摆手:“草薙哥,你……还是去问一下AI吧。”

突然有点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好我录了屏。

游作说要去外面呼吸新鲜空气,可能是不想回想之前的事吧。

AI一直弯成月牙状,看起来很愉快。我打开了扩音器,便是一阵刺耳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是关掉它的扩音器比较好。

我打开刚才录下的视频,喝了一口咖啡。

“喔,很激烈呢。”

“好样的,把防火墙龙召唤出来了。”

“啊,不妙啊。”

在第五分三十一秒时,Playmaker的龙被Revolver抢走了,而playmaker的LP还有1100。应该是在这个时候被带走的吧?

我皱着眉喝了一口咖啡。就在这时,Revolver关上面罩,然后弱弱的说了一句:“既然你今天没带伊格尼斯来……那给我一个抱,我就把龙还给你。”

Playmaker满脸写着拒绝。不过他想了一会儿,微微斜了一下身子:“bow。”

Revolve生气地哼了一声,然后光速下线。

徒留Playmaker在风浪里一脸茫然。

“噗嗤。”我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如果撇开汉诺首领这个身份,我倒是蛮看好这一对的呢。

评论 ( 6 )
热度 ( 49 )

© 程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