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予

=予光

咕咕咕!

♪头像来自蠢得死@等我想好了 ♪


—淡圈,2019年6月后回之前的圈。
—等我高考完我要在fo我的人里抓一个人天天给ta写文。
—那么谁会这么不幸呢?

☆不一定回fo,取关随意☆
#喜欢悄悄视奸各位太太们#



2017.10月到现在,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18.8.30
我嗑爆承花承,法琳x玛露西露。
是个花厨。
喜欢深夜聊骚!

【左游】我喜欢的人身上会有什么样的气味儿呢?

体香梗【来自有着体香的育爹】

ooc注意。



花洒“滋滋”地洒出热水,让浴室里腾起一片又一片的云雾。


左轮在洗澡的时候总会想起一些事情。


令他厌恶的,令他开心的,还有些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像是堆在仓库里无人问津的谷子,慢慢在角落里发了酵,酿出带着腐败气息的酒。


今天,是那个蓝发小鬼离开基地十年的日子。喔,十年了,真是快啊。


左轮抽下毛巾架子上的干毛巾,擦拭起满头的水珠。浴室里被白雾附着的等身镜子连人影都照不出来了,模模糊糊的只有白皙的色块。他抬起右手,在镜子中映着眼睛的位置划开一道口,水痕又瞬间往下蔓延出狰狞的轨迹,把模糊的金色又晕染开。


那一次放走了六个,可左轮唯独只记得这个蓝发的小鬼。那双翠绿色的眼睛,闪着幽幽的冷光。像一只被伤害后的小狼崽,懂得了如何伪装好自己面部情绪,却被双眼出卖了心底连绵的恨意。


要恨,便恨吧。左轮苦笑一声,快速换上睡衣走出去。


机器人管家站在一旁,不出一语,只是双手奉上左轮的电子设备,待他接过后便转身去洗衣服。


左轮看着调查到的资料出神。发梢又淌下几颗水滴,掉在脖子上,冷意悄悄地侵蚀他的全身。


他又拿起半干的毛巾擦头,毛巾上一直沾染着甜香气息,丝丝钻进鼻腔。甜腻的玫瑰花香,是Vira姐喜欢的那种款式。


左轮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止不住的想:那个蓝发小鬼身上会是什么味道呢?




今天的人流量不是很多。中午回去吃饭的游作看着在外面坐着玩手机的草薙在心里下了一个结论。


“草薙哥。”


“啊,你回来啦。我给你做饭去。”草薙放下手机,走到热狗车里去寻找食材。


游作坐在凳子上伸了个懒腰,支起头发呆。阳光正好,不会惹人生厌,沐浴在暖融融的日光里的确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他像只猫一样,慵懒地眯起翠绿色的双眼,任自己的思绪飞至九霄云外。


“游作,午餐好啦。”一语惊醒打盹儿的游作,他晃晃有些发晕的脑袋,应了声好。然后慢悠悠地走到台前接过草薙递给他的热狗。


草薙哥熟练地关上火,冲游作说:“就这么点距离,你走的也太慢啦。”


“啊,刚刚犯了会儿困。”游作捧着热狗咬了一口,很好吃,好像吃多久都不会厌倦呢。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他耳后响起:“请给我一个热狗。”


草薙有些惊喜地说:“来啦。”


“嗯,是啊。”左轮偷偷看了一眼走到一边去的游作,发现对方并不认识自己并且还歪着头疑惑地看着自己,然后他就理直气壮地看了回去。


“反正他现在也不知道我是谁。”左轮悄悄地这么想着。


草薙很快速地给左轮做好了热狗,用一种熟稔的语气说:


“今后也请多多关照。”


他淡定地点点头,拎着热狗袋子像是不认识游作一般从游作身边走过。走前又悄悄偏过头看游作一眼,这并没有引起游作的注意。


走出一段距离后,左轮回味起游作身上的气味,舒服的让他闭上眼睛。


那是充满了阳光气息的淡淡体香,让他怎么闻都不会厌倦。


“果然,狼崽子就是狼崽子,身上绝不会有那种甜腻而安逸的香气。”左轮扯开一个笑,步伐也变得轻快起来。



——————————


写香味真的是愁死我了。压根就写不出令我心动的气息。

育爹一条棉裤穿三个星期越穿越香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通宵!

或许你们能在枪神纪里匹配尖刺城时看到我。【小声】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程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