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予

=予光

咕咕咕!

♪头像来自蠢得死@等我想好了 ♪


—淡圈,2019年6月后回之前的圈。
—等我高考完我要在fo我的人里抓一个人天天给ta写文。
—那么谁会这么不幸呢?

☆不一定回fo,取关随意☆
#喜欢悄悄视奸各位太太们#



2017.10月到现在,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18.8.30
我嗑爆承花承,法琳x玛露西露。
是个花厨。
喜欢深夜聊骚!

【左游】歌谣

          歌谣

        ∑前言有些长,请耐心看一看。

        作哥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但他对在意的东西就算表面不显露出来,心里也一定是将这些划入自己人的范围。

        他不在意别人的挑衅,因为他对自己的信念毫不动摇。他一直记着给予他勇气坚持下去的那个人,记着他给他的信念。

        游作认为,那个人可能是lost事件的一员,也可能还被汉诺骑士扣押着。

        一边抱着对左轮刻骨的恨意,一边追寻着自己的阳光。

        但万一这抹阳光,是左轮呢?

       ∑∑∑预警:以左轮为主体。ooc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跟主线有关联但又脱离主线(说白了就是瞎搞)。有一点玻璃渣,但是不虐。睡前放毒。没抓bug。

        ————正文开始————

       
        04:59

        汉诺塔早已启动,时间已不足五小时。

        vrains的仿真系统做的极好,现实里气温为多少度,这里也会有多少度。

        不过他没想到,他人生中度过的最后一个冬天,竟如此冷。

        ——playmaker还没有赶来,或许被斯佩克塔拦住了吧,真是如此的话,那他也没有了与我一战的资格。

        自从那家伙抢了伊格尼斯后,一切都好像变了。他突然想起那时父亲问他:你心软了吗?

        心软?他犹豫了一秒,回以否定。但他必须承认,他那个时候的确动摇了。

        对于那些孩子还是太过残忍了吧,他身上已经背负了太多的罪恶,

        背上罪名又如何,他将会消失在汉诺塔的攻击里,无论旁人如何责骂,他都不会听见。无论旁人如何指指点点,他的信念都不会动摇。因为他有无论如何都必须要除掉伊格尼斯的信念 :为人类的未来而战。

        如此,死又何足为惧。

        他盯着不断减少的数字发愣。不知道为何,他眼前浮起起了藤木游作小时候的样子:小小的一只,看起来软乎乎的,眨巴眨巴浅绿色的双眼,好奇地戴上vr头盔。

        然后懵懵懂懂地接受的决斗,承受败北后痛彻心扉的伤害。

        别的孩子都惊慌失措,拒绝下一次决斗。但游作清楚地明白,想要出去,就必须得赢。

        虽然目的单纯,但能在地狱里挣扎着活下来的人,绝不可能是个懦夫。求生的希望之火在他浅绿的眸中熊熊燃烧,如地狱里张扬的烈焰,生生不息。

        或许他是被这双眸子吸引,竟在某个夜间悄悄背着大人打开了监控系统。

        他看着屏幕上的画面震惊了。

        小孩卷起了两只袖子,白嫩如凝脂的手臂上青青紫紫的,都是摔在地上时用手臂保护自己而撞出来的,有几个已经破了皮,结成了血痂。

        他忍不住问:“喂,你,还好吗?”

        小孩警觉地抬起头左看右看:“是谁?”

        “你已经很努力啦,不要灰心。你如果撑不下去了,就想你必须活下去的三个理由。只要还在思考,就一定能活下去。”

        “谢谢你,你也和我一样是被抓来的吗?”

        “……唔,我给你唱支歌吧?”

        “好呀。”

        小孩坐在地上托着腮,眼睛亮亮的,一直看着前方。

        左轮想了想,发现自己其实不会唱那些幼稚的儿歌。他倒是很喜欢viral姐教给他的那一首,他听得似懂非懂的歌谣。

        viral姐喜欢唱歌,但她能拿的出手的唯有这一首。据说是她在翻阅古籍书中查到的,是唱给心上人听的歌谣。

        缠绵的软语让左轮一听就喜欢上了,但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段时间一直央求viral姐将这首曲子教给他,这下派上用场了。

       
        “太阳升起,月亮落下。

        少女手捧相思豆。

        月亮浮起,太阳坠下。

        少年藏花待她来

        ……”
       

        “唔,好像,最后好像还有一句……是什么呢?”

        “真好听,可以再唱一次吗?”小孩赞叹一声,眼里绽出的光比天上的星子还亮。

        “不行啦,听多了你会厌的…”

        “不会的不会的。”小孩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这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歌啦。能不能再唱一次呀?”

        “……唔,我有些困啦。下次吧!下一次,我一定会把最后一句唱给你听的!”

        “一言为定!”

       
        04:32
       

        ——不知不觉又想起了这些事情。

        左轮下意识摸了摸下巴,却只摸到光滑的面具。

        ——我在想藤木游作的时候,居然笑了。

        他这才发觉,每当回忆起关于藤木游作的事情时,他都抑制不住嘴角上扬。

        ——他真是该死地迷人。

       
        02:26
       

        ——等会儿见到他,我该怎么对待他?对了,我还欠他一支歌谣。

        ——不知救他一次命的装置,和那只歌谣,能不能抵消一点对我的仇恨?

        这个传送装置只能使用一次,并且只能让一个人强制登出。

        他本想给斯佩克塔使用,可斯佩克塔拒绝了。他说:能与Revolver大人一起为同一个信念而付出性命,我很荣幸。

        playmaker,是他的宿敌,也是他唯一尊敬的对手。他们的交集从十年前便开始了,他下意识的不想让他死。

        说不清也道不明。这颗心在见到游作之后扑棱地异常快速,跳得比蜂鸟翅膀扇动的频率还高。

        呵,像一个欠了一屁股债的赌徒找到并卖掉了最后一件价值连城的传家宝,只为了博得心上人的欢愉。

        ——好罢。让我用这条命,为自己,为汉诺骑士犯下的错赎罪吧。

       
        01:00

       
        他终于还是来了。

        “左轮,跟我决斗!”游作亮出决斗盘,冷冷地盯着左轮。

        ——对,就是这种冷酷的表情,干净利落的动作,刻在我灵魂深处,忘不掉一丝一毫。

        “好罢,我若赢了,你就会变成它的一部分。你若赢了,我就将它停下。”

        “Duel——”
        “Duel——”
       
        “先攻就由我拿下了!”左轮看着手上的牌,冲游作一扬唇角:“唔,完美的手卡。”

        游作半眯起眼睛,手卡并不理想。但他会一直坚持下去:只要还在思考,就还有一线生机。

        可他等了半天也不见左轮有所动作。他冷冷地开口提醒:“你的回合。”

        “我有想过,我们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左轮直视游作,语速极缓。“我认为,我们做过最大的错事就是十年前的「lost事件」。”

        游作讥笑一声:“我不在意你们的信仰是什么。我只知道,我本应该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或许每天睡前会憧憬着有朝一日成为决斗领袖。接触决斗知识应该是在学校里由老师手把手教导。而不是被关在一个不知何年何月,没有季节交替,宛如地狱的地方强制决斗!”

         “如果没有他给我的勇气,或许在那半年中某一天,我就自暴自弃地闭上眼睛再也醒不过来了,你们硬生生地将我和平静之间划开一条鸿沟!”

        “blueangle,ghostgirl,还有无辜的决斗者们,他们在你们的无私帮助下都变成了another。你竟然敢说除了lost事件以外再没有其他的错事?你脑子里全是四筒吧?”

        游作咬着牙,狠狠地瞪着左轮。呼吸略微急促,胸口一阵起起伏伏。

       左轮一步一步,缓慢地向游作走去。略带愧疚的声音传入游作耳中:“对于lost事件,我很抱歉。但是启动汉诺塔毁灭掉电子界后,除了在汉诺塔周边的数据外,之前的another们都会自动痊愈。简而言之,我将会与伊格尼斯同归于尽。”

        “哈,谁稀罕啊。别靠近我,你这罪人…唔……”

         左轮摘下脸上的四筒面具,任它摔得四分五裂,最后化为数据飞逝。他强硬地对准游作的唇吻了上去,用手死死扣住游作后脑,不让他轻易逃脱。金色的双眼中心显出瞳孔的纹路,透出心底的渴望与疯狂。

        游作微凉的唇吻醒了他心底里的野兽,它贪婪地想要索取更多。

        他似乎用尽了最后的生命之火与游作唇齿相交,游作拼命抵抗,尖锐的虎牙很顺利地咬破左轮的唇。凉凉的数据血液从游作嘴角流下,一路滑进衣领中。

       两人唇上都染了血。左轮的眼神依旧炽热,如虔诚的佛教徒有朝一日见到了佛祖真身,整个人还是处于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

        游作向后翻走,狠狠地用手背拭去血珠,血却越流越多。“混蛋!”他低低地咒骂一句。

        左轮眼底的温度骤然散去,又恢复成不拘言笑的汉诺骑士首领模样。

        垂暮之兽拼尽全力为自己换得最后一餐饱饭,最终从容地接受命运的安排。

        00:30

        左轮虚空一握,抓住一张数据卡片,强行塞进游作手上的决斗盘中,迅速启动登出装置。
       
        巨大的轰鸣声从游作背后响起,像上万只苍蝇在耳边一齐“嗡嗡”扇动翅膀。
       
        装置出口在云霄之上,一条黑紫色网格交织成一条通道,并延伸出无数条代码绳将游作捆起来。
       
        “你干什么!左轮!放开我!”
       
        左轮的金瞳里装的是他满腔的爱恋,夹杂着几分不易察觉的不舍。

        “你……保重。就当是还你一条命吧。”

        这是游作在vrains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短短三个字却抽走了游作所有的疑问。

        红色的发在风中乱舞,大风刮走了左轮右耳上的蓝晶石子弹头吊坠。左轮什么也没做,只是站在原地抬起头看游作,浅金色的双瞳里是满得快要溢出来的眷恋。

        00:15

       
        左轮坐在高耸入云的汉诺塔塔顶上,双腿随着微风不断晃荡。手腕上“滴答滴答”走动的启动器徒然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

        他从未想过自己的结局会有多凄惨,正如他从未想过自己会爱上此生的宿敌。 
        
        生命只剩下最后的三百秒了。才将他送出去多久啊,他就止不住地想他了,想念刚才那个吻。他咬破了游作的唇,流出没有甜腥味儿的电子血。他忍不住舐去唇珠上残留的血液,冰凉又滑腻。

        在最后一次亲吻里,他一直凝视着游作的双眼。游作惊慌地想要推开他,却没有成功。

        那双眼睛像是接受月光洗礼的绿宝石,表面染了些许水汽,明亮而朦胧,又变幻莫测。

        他在回忆游作幼年无措的样子。听他唱歌时眨巴眨巴的晶亮双眼。长大后外表冷酷。双眼依旧亮如星辰,美得摄人心魄。
       
        他早就中了毒,中了一种叫“藤木游作”毒。他只能靠回忆来减轻痛苦,可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依旧都想他想得发疼。

        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但他心甘情愿。
       
        ——哎,要是当时没掳走你,我就不会斩断你的人生,也就不会认识你了。可我竟自私地想,要是早点认识你该多好,这样我就能把你捆在身边,不让你阻止我了。或许我还能留下一条烂命,做那个陪你到天涯海角的人。

        ——直到现在,我也说不出口啊。游作,我好羡慕那些能表白的人,我连这份勇气都没有。

        ——最后再为你唱一支歌吧,游作。

       
        “喂,藤木游作,我知道你在看着vrains。现在,我要为你唱一支歌。你有三个必须听的理由:第一,我是来还债的。第二,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第三,我……”喜欢你啊……

        橙红色的火球不断在往vrains里坠落,像一颗颗流星,从左轮背后滑落,点燃了vrains里静谧的夜空。

        左轮看着天幕淡淡地笑了起来,没有将话说完。他轻咳几声,口中哼起一支古老的歌谣。

        “太阳升起,月亮落下。

        少女手捧相思豆。

        月亮浮起,太阳坠下。

        少年藏花待她来。
       
        ……”

        汉诺塔亮起一圈又一圈的金色光环,从下至上,吞噬一切数据。气压上升,左轮一头顺发已经被吹得狂乱,风刮地白色风衣衣角猎猎作响。

         “骗人的吧……”游作双手握拳,重重砸在桌子上,硬生生砸出两个浅浅的凹坑。

        游作回想起左轮之前说过的话。心脏处像被开了一枪,猩红的血气上涌,疼得眼眶湿润,泪水模糊了视线。

        一颗颗不规则的珍珠砸在键盘上,跟着扬声器中传出的歌声和奏出一支悲伤的乐曲。

        他的睫毛在不停颤抖,似一双舒展翅膀的蝶,不停地开开合合。

        ——你知道吗。哦,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在没有听到你为我唱的那支歌前,每个死寂的夜晚我都能听见自己的精神一点一点走向崩溃的声音。因为有你的存在,我才有了个盼头。
         ——可为什么,偏偏是你呢?

        你看那受着切肤断骨之痛都不哼一声的人啊,怎就为了一支咬字不清的歌谣而落了泪珠?

       
        00:05
       

        疯狂的数据开始肆虐,像一只受了伤的野兽在嘶吼。它肆意地摧毁它碰到的一切。

        左轮开始变得透明,但还是笑着,笑着。像是忘词了一样反反复复唱着同一段旋律。

        泪水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声音也变了调。金环终于来到左轮的脚下。歌声依旧又轻又缓,却如一柄大锤,一下一下地砸在游作心上。

       
        “我呀。

          喜欢你,很久啦——”
       
       
       

        End.

————————
构思的时候喉咙哽咽,写的时候喉咙哽咽,写完也是喉咙哽咽。

独哽哽不如众哽哽,妙哉。

你们能把它看完,我的目的就达到了(*Ü*)

评论 ( 20 )
热度 ( 35 )

© 程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