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予

=予光

咕咕咕!

♪头像来自蠢得死@等我想好了 ♪


—淡圈,2019年6月后回之前的圈。
—等我高考完我要在fo我的人里抓一个人天天给ta写文。
—那么谁会这么不幸呢?

☆不一定回fo,取关随意☆
#喜欢悄悄视奸各位太太们#



2017.10月到现在,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18.8.30
我嗑爆承花承,法琳x玛露西露。
是个花厨。
喜欢深夜聊骚!

【雷卡】风雨如晦

  @不就是狗蛋铠尖啊 太太你的生贺!!

对不起我才写完qwqqqqqq

我过几天补糖qwqqqqq

☆生日快乐!!!!☆

——————————

今天公司的事情过多,雷狮回到家时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他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卡米尔穿着一身白色的宽松睡衣跑了过来,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然后抬起头,眼睛弯的像两个小月牙:“大哥。”

“唔。今天事情太多了。”

“嗯。要先吃点什么吗?”

“不用了,我不饿。只是想休息。”

卡米尔把包放在沙发上,说:“热水器里有热水,衣服已经准备好了。我现在去处理一些事情,洗好了就先睡吧,不用等我。”

“行,别搞太晚了。”

直到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卡米尔才再次回到自己的办公房里。

米黄色的桌上摆着一个白底黄星的纸盒,压着几张信纸。台灯照着一张黄色的信纸,上面也只写了一个名字。

卡米尔继续提起笔,一边回想起往事,一边记下当时的想法。

——

卡米尔是私生子。

雷氏集团的老总是出了名的风流,私生子完全是数不过来的。三位嫡子都有

继承雷氏的资格。突然有一天,卡米尔也拥有了这个资格。

当小小的他出现在家族里,并被家主承认有夺权的资格时,满屋哗然。

他永远都忘不了雷大少爷的不屑,雷二少爷的不忿,其他人眼中或多或少的鄙夷……

还有雷三少爷淡然与他对视的那一眼。紫瞳深邃,没有不屑、厌恶、鄙夷等负面情绪,而像是看见了什么颇为有趣地东西一样。

家族聚会完后,人群向外走去。只有雷三少爷逆着人流,走到卡米尔身边拍了拍他的肩,扔下一句“好自为之”。

「你是第一个没有抱恶意、主动过来跟我说话的人。对于你来说,我这个私生子应该是你夺权路上的绊脚石。」

「你为什么要来招惹我呢?」

——

卡米尔对着雷大少爷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试图跟他能亲近一点。结果雷大少爷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他,自顾自地向前走了。

“你的笑容,很假。别勉强自己。”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雷三少爷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笑容很假?不可能吧。

卡米尔淡淡地看了一眼雷狮,眼底有藏不住的冷意。

“只是看不惯你这个低级的面具而已。怎么,有什么意见吗?”

“为什么你能一眼看穿我的笑容不真实?”

“因为你的眼睛没有笑。下一次想真的骗过别人,就要先让你的眼睛骗过自己。”

「先骗过自己,才能骗过别人。」

「可是有些事我是骗不了自己的。比如说对你的感情,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发芽的吧……」

.

——

卡米尔的妈妈死了。

但是他不被允许去祭拜她,甚至不允许喊她一声“妈妈”。

卡米尔有些难过,他悄悄地跑到花园里面,找了颗大树靠着,独自一人默默流着泪。

忽然间,他被一个影子笼罩在里面,挡住了原本就不多的阳光。他抬起头,与一双深邃的紫瞳对视。

雷狮向他伸出手,卡米尔犹犹豫豫地抬起手,放在那个比他大了不知多少的手指上。随后他的手被紧紧抓住,眼前一花就站了起来。

雷狮把围在自己脖子上的红色围巾取下,一圈一圈地围在卡米尔脖子上。

“别哭了,哭是没有用的。等你有了能力,你才能按自己的想法过活。”

雷狮的温度从薄薄的围巾上传了过来,让卡米尔第一次感受到了母爱之外的温暖。

「谢谢你。大哥。」

——

“大哥,其实我不想夺权。”

“真的?”

“嗯。夺一个冰冷的职位有什么意思,天天活在算计里面。”

“那我们就远走高飞吧。”

“好。”

「我不想夺什么权,因为我只想夺你的心。」

——

“卡米尔,你真的要不撞南墙不回头吗?的确,学院出来的个个都是精英。但是学院很危险,你会经常受伤,一个不好是会丧命的!”

那是卡米尔第一次看到震怒的大哥。他垂下眼睑,伸手拢了拢围巾。

“大哥,我心意已决。”

“哼,好。不愧是我雷狮的弟弟。三年以后,我要看到一个完完整整的你!”

“是,大哥。”

「我只是想拥有与你并肩而立的能力。」

「最好能在危急关头,能做你的挡箭牌。」

「所以区区苦痛,算不得什么。」

——

雷狮说:“卡米尔,我们自己建一个公司吧。专门搞事的那种,把这里搅得天翻地覆!”

“好。”

「你要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因为你是我大哥,也是我此生唯一的爱人。」

——

现在想来,他们不是什么惊世之恋,也没有什么凄美的爱情故事。

穿情侣睡衣,牵着手一起逛街,在专卖情侣蛋糕店铺外排上十几分钟的队伍,像个小孩一样去坐海盗船……

像夫妻一样甜甜蜜蜜地腻歪在一起,每一张回忆都像是裹了蜂蜜的曲奇饼干,香甜无比,让人险些嚼断舌头。

同居以后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甚至没有什么像样的告白。

「大哥,我不想撞什么南墙,只想撞进你怀里。」

——

卡米尔咬着笔盖,对着桌上的最后一张信纸发呆。

——该写的,都已经写完了。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一笔一划地在黄色的信纸上写下自己想说的话。

「对不起,大哥。我早就把自己当做礼物送给你了,我实在没有别的可以送了。最后再送你一句我很早以前就想对你说的话吧。」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

“再过十分钟就是大哥的生日了,这几天公司事情太多,他可能已经累得把自己生日都忘掉了……”

他叹了口气,把盒子封好,再用红丝带系上一个蝴蝶结。轻手轻脚地把礼物放在床头柜上,和珍珠号模型放在一块。

卡米尔爬上床,脸颊通红,眼神大胆地胶在雷狮的睡颜上,并一点一点地小幅度挪进雷狮怀里。

雷狮在迷糊间闻到一股清甜的香气,不用睁眼都知道是谁。于是他顺手将卡米尔搂紧,一边蹭了蹭卡米尔柔软的发。

卡米尔轻轻吻了吻雷狮的脸颊,笑得餍足。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可他心脏现在还是如擂鼓一样,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似要将太阳给震下来。

一声满是甜味儿的祝愿在房间里荡开,满室的温馨让风也不忍吹散。

“晚安,大哥。”

“还有,生日快乐。”

银河撒下细碎如小钻石一样美轮美奂的光,零星的灯火在夜色中悄悄熄灭。

今夜,又是好梦。

评论
热度 ( 39 )

© 程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