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予

=予光

咕咕咕!

♪头像来自蠢得死@等我想好了 ♪


—淡圈,2019年6月后回之前的圈。
—等我高考完我要在fo我的人里抓一个人天天给ta写文。
—那么谁会这么不幸呢?

☆不一定回fo,取关随意☆
#喜欢悄悄视奸各位太太们#



2017.10月到现在,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18.8.30
我嗑爆承花承,法琳x玛露西露。
是个花厨。
喜欢深夜聊骚!

【左游】天使与流光

天使作x人类左,掺了点刀,我流ooc,特别赶特别赶,bug可能有点多……
接受请↓




【恭喜你加入我们,成为新的云使】


游作头有些晕,他揉着太阳穴从地上坐起来。世界在他眼前形成了一个大漩涡,只有模模糊糊的白色铺在那里,什么也看不清。


他不是正在和伊格尼斯决斗吗,怎么突然一下子就……


好半晌他的神才从九霄之外飞回来,茫然地注视头顶彩色的碎光,努力回忆自己现在所处何方。


【恭喜你加入我们,成为新的云使】


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把游作差点又神游去了的魂拉回来。游作惊疑不定,有些防备:“谁?”


【是神哦】


温柔的声音似乎很开心,带上了些雀跃。游作索性等它说完再提问。


【你脚下是专属于你的云朵,你可以随意地与人类交流,不过他们只会知道你是天使】


【但你不可以哭泣,天使的眼泪可以洗刷掉一切罪恶的痕迹】


【不过那样的话你也会消失】


【不能洗刷掉这个城市的罪恶哦】


为什么?他刚张开嘴,字音已经在喉咙里打转了,头却像是被重重地锤了一下,意识开始模糊。


这个问题被扼杀在喉中,再也没有随风消散的资格。


【希望你不要像以往的神使一样,洗刷掉这些罪恶】


【祝你好运】




Den city中心的天空。


“这就是‘神’所说的那个罪恶之城?”


游作趴在云朵上皱起眉头,这分明就是他生活的地方啊?


天知道那个“神”为什么要把自己选为云使,还不准他哭。他倒想哭也哭不出来,不过这算是另一件事了。


Den city已经六个月没有下雨了,已经到了水比油贵的地步。人们为了那么一丁点儿少得可怜的水而奔波忙碌。


中心广场上的喷泉已经干涸,树木被阳光晒到脱水,皱巴巴地垂着。这里原本是孩子们最爱来的地方,现在却荒废掉了。


游作越看心里越烦闷,干脆就不向下看了。趴在软绵绵的云上放出洁白的翅膀,一下又一下地扇动,任由思绪飞向九霄云外。


他突然,很想看看知道自己认识的人现在都过得怎么样了。


特别是他的对手。




在草薙家和财前家晃过后,能确定即使自己离开了,大家也能过得很好。


身后的翅膀在不停舞动,游作在左轮家门前开始犹豫不决。终究还是咬咬下唇,飞进左轮家中。


左轮现在,也许是疯了吧。


游作交叉双臂,看着左轮宽敞的房间内布满了自己的相片,心情有些复杂。


他成了一堆只有几毫米厚度的纸片人,以这种方式继续活在宿敌心中。


也许再过上几个月,他就不会记得我了。


游作这样想着,嘴里全是莫名其妙的苦涩。他不知道这苦涩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些小雀跃。


游作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左轮还是没有回家。他有些失望地挥动娇小的翅膀,缓缓向自己的云朵飞去。




游作尽量克制自己不去想关于左轮的事情,结果心中却是愈加烦闷。


他干脆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一两秒可以不想,但他实在做不到三四秒不去想啊。


越来越烦闷,脑海也越来越清醒,最后一丁点睡意也没有了。游作无奈地想:那就过几天去找他好了。


神奇的是,这样想完,困意便席卷而来,让游作陷入沉睡。


几天后的傍晚时分,游作再次来到了左轮的房子里。和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左轮在家里没出去。


左轮呈大字状躺在床上,枕边有一颗暗绿色的宝石。游作静静地飘在空中,凝视左轮。


“我觉得你就在我身边啊,游作。”


左轮突然开口,把天花板上飘着的游作吓了一跳,又后知后觉地想起人类看不见自己。


“你已经消失了六个月了……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但是我不相信。”


“为了换到这块宝石,我记不清自己为它付出了多少代价……不过每次看到它,就像是在和你对视一样,无波无澜,无喜无悲。平静得像一滩水,却随时会卷起希望的漩涡。”


“呐,游作。”左轮举起祖母绿色的宝石,轻轻摩挲,脸上浅笑吟吟,“你听说过吗?”


“天使是不会流眼泪的哦。因为他们不会感到悲伤,也不会被情所扰。”


“我很羡慕天使,天使不会流泪。但我却不想做一名天使,因为这样我就不知道什么是‘感情’了。”


“不过,是游作的话……应该会成为一个天使的吧?”


左轮头顶的两撮翘起来的呆毛悄悄地晃了晃,他那双半睁的金瞳里,藏了被揉碎的星河。眼前氤氲出的温柔带了些酒气,完全将绿宝石的光华掩盖了,耀眼得让游作迷醉得有些眩晕。


他轻轻喟叹一声,飘下去抱住了左轮,随后松开手臂飞向窗外。


“左轮……”


就像是被温柔的水包围了,左轮灵魂深处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在渴望更多的触碰。


他好像听见了,一句简单的问候。分明那么近,回味起来时,却又远的像在天边。


“是你吗,游作?”


左轮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转过头看向窗外。印入眼的只有一大片晕染开的橙色烧云,静静地洒着余热。




游作浑浑噩噩地在云上过了几天,满脑子都是左轮温柔的腔调。无理由的,他也好害怕看到左轮的双眼,那里面满得要溢出来的不可思议的光芒温柔得让他心碎。


他一直在思考,那里面的温柔是什么?


游作抖抖小翅膀,降落在城市里。他想知道为什么左轮的眼里会有那些细微的光……


他漫无目的地逛着,与干裂了唇瓣的人们擦肩而过。他的心中有愧疚,有不忍,但终究没有飞上云层为土地上带去雨水。


直到他看到了一个男人。


男人已经很虚弱了,踉踉跄跄地走了很久。他似乎是要去街尾,那里有他非去不可的理由。


男人的步伐虚浮,像是踩着棉花,可他的眼神却是那么明亮坚定。


男人突然奔跑起来,向着前方拐角处的长凳奔过去。游作也跑了起来,在长凳前紧急停住了。长凳上躺着一个虚弱的女人,嘴唇上有好几道血痕,有干裂的,或许也有为了活下去自己咬破的……


“喝点水吧,这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男人嘶哑着嗓子把更加虚弱的女人抱起,把怀里藏着的半瓶水掏了出来,一点一点地给她喂水。仿佛之前走三步跄两步的人是另一个。


“因为我爱你,无论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我想你能活下去。可我不能没有你呀……你要是先走了,我的心就会像碎纸机搅碎了一样,痛到窒息……”


游作看到了男人眼中的流光,只对那个女人呈现,美好得只消一眼,就能让人从心底升起最真挚的祝愿。


游作没有继续看下去,转身木着脸离开了街尾。


他想起了左轮眼中流转的光,那样的绚烂,那样的夺目。




游作又来到了左轮的家中,他想看看左轮过得好不好,并且他还很喜欢看左轮眼中忽闪忽闪的流光。


他想…再看一次……


坐在左轮的床上,看着左轮随意地坐在椅子上处理事情,冷冰冰的没有生气。有些犹豫地看着手机里已经输入的号码,做好心理准备后还是按了下去。


左轮看都没看,顺手接了:“您好?”


“……”


“请问您是?”


“……”


对面一直没有说话,左轮似是想到了什么,小声地问了一句:“是游作吗?”


“……是。”


熟悉的声音让左轮欣喜若狂,原本松懈的身体忽的一下就紧绷起来。游作竟清楚地听见了左轮轰隆轰隆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重重砸在他的脑海里。


“我…我找到了,一颗和你眼睛一样漂亮的绿宝石!”左轮慌乱地打开桌上摆着的丝绒盒子,拿出一颗有半个手掌那么大的纯绿色宝石,它在暖色灯光下折射出细碎的光。


左轮咧开嘴,痴痴地笑了。游作看着他一下子阳光起来的侧脸,心情也莫名地荡了起来。


“看着它时,就像看着你的眼睛一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


左轮脸颊腾地变红了,手足无措地比划着什么。然后似是想起在打电话,手又耷在体侧。


“真的很漂亮,真的……”


左轮的眼睛看到那块宝石时,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游作的脸。眼中又悄悄爬满了那种不知该如何形容的光彩。


游作抱膝看着,眼眶有些酸涩。他揉揉眼睛,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嗯。一定是一块漂亮的宝石。”


“游作,你…过得怎么样?”


“我……过得,还不错。”


左轮张着嘴,却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像是有一团棉花堵在他的喉咙里,咽不下一口唾沫。


房间里的空气开始凝固,手机屏上的数字还在跳动。


两行泪描绘出脸庞的弧度,落在衣襟上,开了几朵花。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游作,游作……我真的好……”真的好想你啊……


游作的喉咙紧得他有些慌,眼眶越来越酸涩了。他再也不敢呆在左轮的房间里面,召唤出翅膀向自己的云快速飞去,留下一句话:


“Den city下雨那天,我会送你满天繁星,我会见你一面…”




游作身后略显娇小的双翼“唰”地一下张开,洁白的羽毛沾染了黑色的阴霾,黑亮的翅尖似是要脱离他的后背,要与无边的黑色天幕融为一体。


游作痛苦地攥紧胸前的衣料,张着嘴却没发出一点儿声音。


像战败的士兵一样火速逃离那个地方,是因为游作害怕他立马就在左轮家中哭出来了。


骗人。
大骗子。
再也不要见你了。


这就是爱吗?这就是爱吗……


看着别人为了水奔波忙碌,他的心中只有愧疚感。但是光是想想如果有一天左轮会沦落到那个地步,为什么心就疼得不得了啊?


「呐,游作。你听说过吗?天使是不会掉眼泪的哦!」


“左轮,你这个骗子。”


“就算是天使,也会流泪啊……”


一颗又一颗暗淡无光的水珠掉落在云朵上,云层周围笼罩了一层灰黑的雾气。


「天使也不会为情所扰哦!」


“也会心痛的啊……”


“原来我是如此的爱你啊……”


“求求你,拿走我的心吧,我不要它了,它好痛啊,真的,真的好痛啊……”


他只能放声大哭,头顶白色的碎光也为之颤栗,模糊了形状。


泪落连珠,砸出属于它们无声的狂欢曲。游作捂着脸,一声短促的尖叫从指缝中悄悄跑出来。


那是云朵所听见的最后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亦是一声悲怆惘然的哀鸣。


不是天使在恣意操纵云,是天使的悲伤让属于他们的云感到了绝望。


每一朵降下雨滴的乌云上都有一个哭泣的天使,每掉下一颗泪,他们就消失一点。


直到化为一把星尘,散在天幕里作了黑夜的点缀。




没有了神使的乌云在Den city里游荡,不停地为不同区域的人们带去雨水。

半夜时分。


天空在别墅区投下一道霹雳,接踵而至的是如针一样细密的雨水,如丝绸一般平整,却剪不烂,割不断。


哗啦的水声引起左轮的注意力,他这才发现,是下雨了啊。左轮攥紧手机和平滑的绿色宝石,指骨泛起白色。他顾不上换衣服,火速地冲进了磅礴大雨中。


细密的雨水打湿了他的衣服,他毫不在意,只是木然地抬起头望向天空。


乌云已经离开了这片天空,露出天空原本的模样。雨却没有停歇,照样淅淅沥沥地下着。


细碎的金色星星密密麻麻地铺满了如黑色天鹅绒般的天空,有一块地方的金光最为明显,甚至排列成了游作学生时代的模样。


他拨通了之前游作打过来的那个电话,良久,手臂无力地垂在身旁。手中那颗祖母绿宝石接受了雨水的洗礼后越发璀璨,却没有了那抹不知名的流光。


雨珠溅落在他眼里,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沾湿他的面庞。他将眼睛微微地眯起,依旧盯着与平常不同的天幕。


像是虔诚地在向神明祈求恋人的一个亲吻。


那团金色的星星发出柔和的光,吸引了左轮所有的注意。他的世界仿佛只剩下那团组成了游作图案的金光。


“游作,你看到了吗?”


“下雨了。”


“你说,在城市下雨那天,你会来见我的。”


“所以。”


“你现在在哪啊……”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END.


—题外话—

刷微博看到太太说要产be…我就手痒了……(本来是篇糖的´_>`)

开出去就回不了头了= =

正在赶day8,熬夜也要肝完= =

哇我怕是要被你们打死orz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程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