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予

=予光

咕咕咕!

♪头像来自蠢得死@等我想好了 ♪


—淡圈,2019年6月后回之前的圈。
—等我高考完我要在fo我的人里抓一个人天天给ta写文。
—那么谁会这么不幸呢?

☆不一定回fo,取关随意☆
#喜欢悄悄视奸各位太太们#



2017.10月到现在,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18.8.30
我嗑爆承花承,法琳x玛露西露。
是个花厨。
喜欢深夜聊骚!

【承花】今天阿强也在为花花睡觉而操碎了心

▽我流承花日常,避雷慎入。
▽我想吃糖…

11:00 P.M.

承太郎抬头看了眼钟,放下游戏手柄。起身走到房间里去给花京院盖被子。

因为他知道花京院睡觉从来不老实。别看花京院整日一副乖巧有礼貌的样子,其实他晚上睡觉经常要踢被子,还会梦游起来打人。

今天的花京院还比较乖,暂时没有踢被子。除了头部以外其他都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像只绿色的蚕宝宝。

真是甜蜜的负担。承太郎耸了耸肩,有些愉悦地转身折回客厅继续打游戏。

脚步声越来越小,直到被游戏的音效取代时,花京院才睁开眼睛,吐了吐舌头。

他白天断断续续睡了七八个小时,这时候精神的很,想睡都睡不着。

花京院伸了个懒腰,把被子掀开,准备悄悄去偷袭承太郎。

他赤着脚,小心翼翼地走在木地板上。不小心一些的话可能就会发出声音,偷袭计划也就失败了。

他蹑手蹑脚地穿过走廊,走到客厅处。悄悄探头望一眼,发现承太郎正专心致志地玩赛车游戏。花京院无声地笑了笑,悄悄摸摸地继续向前走。

花京院终于悄悄绕到承太郎背后了,屏幕上的赛车也即将进入隧道。花京院的双手开始有点不听使唤了。

终究还是抵不过游戏本能,他一把抢过手柄,小声念叨:“这里很危险的,要这样操作才行……”

承太郎悄悄凑过去,轻啄了一口某个打游戏正起劲的游戏控。

“诶?!!!”

屏幕上的赛车撞上路障,宣告着游戏的结束。

承太郎环住花京院,细细地嗅了嗅他身上的气息。花京院紧张得不行,毛都炸了。

“为什么还没睡?”怀中人的刘海都竖起来了,可见他也被吓得不轻。承太郎有些恶意地咬了一口花京院的耳垂,惹得怀里的人下意识地抖了抖身子。

屋内温度似乎正在升高。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都能听见彼此如擂鼓般的心跳声。

承太郎眼眸半阖,眼底满是戏谑地哼笑一声:“难怪今天没踢被子。”

“你才踢被子!”

花京院像个被戳中痛处的小孩一样挣扎起来,奈何力气大不过承太郎,反被压的死死的。

“现在是睡觉时间,你的伤口还没好,不准再闹了。”

花京院这才停止挣扎,乖乖呆在承太郎怀里。承太郎将他打横抱起,大步走向房内。轻柔地将他放在床上,将快要掉下床的被子捞上来铺在花京院身上。

“承太郎……”

绣了樱桃的被子像网一样盖下来,像是在笼罩猎物一般。这使花京院下意识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却又找不到喊他的理由。

“乖,睡觉。”承太郎顺顺花京院的头发,又把被角掖好,“开花什么的,等你伤好了再说。”

花京院红着脸小声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嗯?”

承太郎与花京院对视几秒,似是想起什么,凑上去吻在花京院的唇角上,如蝴蝶掠过,轻浅得如梦似幻。

“晚安。”

“晚、晚安!”

花京院小声说完后就将头埋进被子里,脸上的热度却一直褪不下去。

“这怎么可能睡得着嘛。”花京院悄悄抱怨一句,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

屋外的承太郎也无声地笑了起来。


—分割线—

(超小声)肚几疼……本来两个短打实在写不完了,先放一个。迷迷糊糊写了一晚上,希望阿凡不要气我天天咕咕她or
z……

评论 ( 6 )
热度 ( 38 )

© 程予 | Powered by LOFTER